建设能保存在群众心里的北京——访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院院长

2019-11-16 13:21:36

作者:王玉蓉

朱耿乐现任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务院特批专家,中国陶瓷艺术大师,CPPCC第十一、十二、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工艺美术学院原副院长。他的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陶瓷展,40多件作品获奖。朱耿乐获得2012年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工资奖。他获得了2013年中国艺术文学奖。他曾在新加坡、香港、韩国、美国、法国、德国等国家举办过个人陶瓷展。他还多次在中国美术馆和上海美术馆举办个人陶瓷展。他的一系列作品被放置在韩国的首尔和济州岛以及中国的一些著名建筑中,如北京、天津和上海,成为许多城市重要的公共艺术和文化景观。朱耿乐可以说是当代中国最具国际影响力的陶艺家之一。

熟悉朱耿乐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慷慨、好客、不拘小节的人。他的这种性格受到他父母的影响。朱耿乐说他的父亲就是这样。在他的印象中,房子里总是挤满了客人,茶壶总是保持热水,因为茶是为客人准备的。开放的环境造就了他巨大的气魄和头脑。人们可以很容易地看到他作品中的雄伟气氛。他创造的奔马形象摆脱了模式和范式的限制,通过啜饮汹涌的河水和呼吸汹涌的空气,在自由的世界中成长。他把北京建成文化中心的提议也深深地反映了艺术家的浪漫氛围和非凡的开拓精神。

让艺术赋予城市力量

记者:你认为什么能让首都更有吸引力?

朱耿乐:在我看来,建设或提升城市的最佳方式是将艺术引入城市,让城市从宏伟的建筑到精美的日常用品,都会因艺术而焕发出不同的光彩,艺术氛围会充满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成为人们的生活方式。

记者:谈到你对北京的艺术贡献,我们自然会想到你为北京地铁8号线海沪屯站创作的壁画《万马奔腾》。你能详细谈谈吗?

朱耿乐:这幅壁画很大,描绘了成千上万匹马奔驰的景象。我用来自民间的鲜红色和绿色技术来表达,贴近人们的审美情趣。地铁是最基本和最常用的交通工具。这是北京人口最多的地方。这是了解北京的一个重要窗口。这项工作是为北京的市民和游客服务的。我用万马奔腾展示了北京的天气和精神,并通过对比鲜明的色彩为地铁增添了艺术氛围。让人们在通勤时有美好的享受。

记者:你在北京还有其他作品吗?艺术在建设北京的过程中发挥了什么能量?

朱耿乐:国家大剧院大厅里有很多雕塑,比如雁栖湖会议中心的“颂歌”和“莲花”。艺术家作品的参与使北京更有吸引力。

谈到艺术在建设城市中的能量,我同意德国古典哲学家黑格尔的理论。他说艺术有两个层次:形式和内容。一方面,形式可以愉悦人们的视觉,从而使人们身心健康。艺术的最大功能是在人类的精神层面上发挥自己的作用。艺术的内容是教育人们追求善与美。它通过取悦人们的感情来教育他们。这样,艺术就具有了调节人际关系、增强社会稳定与和谐的功能。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独特性决定了城市建设需要艺术

艺术也能激发城市的魅力,吸引人才。例如,今天的年轻人不怕租来北京工作,他们在很大程度上被紫禁城、国家大剧院和798艺术区的存在所吸引。人们通过在艺术区和音乐厅拍照和打卡来展示他们的品味和追求。国际友人也因为精美的艺术作品而向往中国。有一次,我应邀在首尔麦格理音乐厅画一幅壁画。这幅画覆盖了整栋大楼。工作完成后,这座建筑被命名为“陶瓷宫”,人们说它非常壮观。一个韩国朋友问我,我怎么能让我的工作变得如此不堪一击。我回答,“我是中国人。中国人是建造兵马俑和长城、莫高窟和乐山大佛的人。这是中国自古以来的艺术传统。”在场的艺术家热情地讨论中国艺术,人们被中国的文化特色和魅力所吸引。

这座城市作为一件艺术品来建造

记者:你的城市最终会是什么样子?

朱耿乐:城市是三维的,艺术品是三维的。一个伟大的城市一定是一件伟大的艺术品。一件伟大而典型的艺术作品需要形式与内容的结合与完善,民族特色的丰富,民族情感的凝聚,时代精神的体现。这个标准也适用于大城市。

城市也有民族特色,可以激发民族情感,可以为不同的民族建立一种共同的语言。让我举一个最近的事件为例。2019年6月9日,“设计中国丝绸之路花卉语言”在吉尔吉斯斯坦首都开幕。我的陶瓷作品“即墨”在开幕式上亮相。吉尔吉斯斯坦是一个骑马的国家。我用这部作品来表达中国对吉尔吉斯斯坦的友谊和尊重。这项工作受到了中国和吉尔吉斯斯坦客人的好评。吉尔吉斯前总统罗萨·奥通巴耶娃经常和他合影。2018年5月,我的作品《景观镜》参加了在东京举行的“让文物活下去——紫禁城文化创作展”。李克强总理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陪同下参观了展览,并特别观看了作品。这部具有东方哲学意境的作品受到两国领导人的喜爱。显然,艺术是连接不同国家和城市之间友谊的桥梁。

无论是一部优秀的艺术作品还是一座伟大的城市,它总是体现着时代精神。只有富有时代精神的艺术作品才能得到公众的认可和自发的赞扬。在我看来,最好的文化如果保持不变,很快就会被公众厌倦,就像过去一些发达国家的文化受到中国人的尊重一样。然而,当这些外来文化发展缓慢或停滞不前,富有时代气息的文化产品不断从中国本土涌现时,中国人就自发地转向追逐中国文化。外国品牌也在不断探索中国口味,以便进入中国市场。如果我们的首都专注于倡导一种既本土又当代的文化,我们可以预测它将引领世界上非凡的中国文化风暴。

艺术家也是城市建设者。

记者:你已经连续三届担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在每年的CPPCC提案中,你提交的大部分提案都与城市文化景观和博物馆的建设有关。例如,“艺术家应重视社会审美体系的建设”、“当代公共艺术应重视参与城市化发展”、“关于在北京建立当代设计博物馆”等建议。今年,你们还提出了“支持艺术家参与城乡景观建设”的建议,提出了“艺术助力农村振兴”的建议。你怎么会想到这个?

朱耿乐:城市是当代人的家园。然而,自从工业革命开始关注城市发展而忽视世界各地的村庄以来,城市变得太大太拥挤,村庄日益减少。人们的情绪和个性也会受到负面影响。城市的概念依赖于村庄而存在。这两个概念曾经被归类为一组相反的概念。现在随着学术视野的推进,城市和乡村可以沟通、协调、共存。为了建设一个好城市,我们必须挖掘郊区和村庄的潜力。从新史学的角度来看,也许建设城市的第一步应该是看看农村和广阔的土地。也正因为如此,我提出了一些建议和提议,如“艺术助农村振兴”、“支持艺术家参与城乡景观建设”。

记者:你作为CPPCC会员的身份是否激发了你的艺术创作?

朱耿乐:当然!作为一名艺术家,我考虑做好一项工作,而作为全国政协委员,我把自己放在一个城市建设者的位置上思考北京人文景观的发展和建设。今天,一些城市在大规模的修复和建设项目后遭到攻击,因为城市建设者和项目决策者轻视艺术的能量。

我认为,为了避免这些情况,我们需要重视以艺术的形式参与城市建设,同时,我们需要将艺术与城市的历史文化功能紧密结合起来。孔子曾在《论语·阳货》中深入探讨艺术表层下的效用。孔子说:“李丽云云,余伯云哉?”快乐云,快乐云,钟鼓云?“它指出艺术不仅停留在形式和装置的层面,而且还具有更深刻的伦理和精神内涵。这就要求城市建设者不仅要特别重视建设大城市,还要开始考虑建设居民的心理空间。

城市建设者应该展示艺术家对作品的执着态度。我们还应该听取公众的更多建议,以公众欢迎和期待的方式和风格规划和建设城市。因为只有通过激励广大人民群众建设自己的生活空间,它才能成为一个家,并真正保存在群众心中。

湖南快乐十分 河北快三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彩客网

  • 上一篇:聊城供暖缴费通知发布!缴费时间、价格定了
  • 下一篇:“秀”出看家本事 潍坊300多名环卫工人同台竞技

  • Copyright 2018-2019 xtraboy.com 漕港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