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与千寻》里原来暗藏着这些秘密

2019-11-13 14:03:31

张西

宫崎骏的作品一直欣欣向荣,其思想内容和艺术成就斐然。纳斯鲍姆曾总结宫崎骏作品的特点。她说宫崎骏的动画“创造了一个充满温柔善良的人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人是必须受到惩罚的恶棍”。事实上,从人物和情节的描写来看,宫崎骏的动画作品往往把社会历史条件和现存的生活条件看作是一种给定的条件,把个人看作是被扔进一个由各种偶然因素组成的世界,无论这些偶然因素是好是坏,都是由他们自己控制的。通过对故事线索的细腻刻画和精心推广,最终揭示了个体是如何在偶然因素的包裹下重建自我和成长的。

宫崎骏特别注重揭示人类的激情、渴望和性格模式(或人性的表达模式),通过精细描绘人物的“行为”和“选择”,不难在现实世界中找到相应的映射。尤其是在他的作品中,主要人物的性格特征与环境的整体“风气”之间存在着互动关系。主要人物的性格特征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始终处于不断塑造和培养的状态。正是在对主要人物性格特征与环境“精神气质”互动关系的描述中,“主要人物如何实现其能动性或主体性的拓展和重建”成为宫崎骏动画作品中的一个共同主题。因此,宫崎骏的作品实际上是围绕主要人物“精神提升”的一系列思想探索。这些思想探索始终以“人性”为中心,因此很容易呼应以“德性”为中心的伦理探索项目。

《千寻》是宫崎骏思想深刻而复杂的作品之一。故事的情节背景被设定为一个由神、魔法和冒险组成的幻想世界。在这个充满风险和困难的世界里,为了将因贪吃而变成猪的父母从猪圈中解救出来,一个名叫荻野千寻的女孩经历了前所未有的丰富多样的人际关系,从一个瘦弱、无聊、无精打采的年轻女孩(SH not jo)到一个独立、自信、勇敢、更加成熟的女主人公,既有个性又有道德。用宫崎骏自己的话来说,这部作品的意图是描绘一个关于成长和冒险的故事。“这个故事与“对”和“错”无关。这是一个关于一个年轻的女英雄被扔进一个“好”和“坏”的世界并体验这个世界的故事。在这个世界上,川岛千寻的任务不是做出“道德判断”,不是打败、摧毁和赢得任何东西,而是获得一种内在能力,成为一个更好的“自我”。正如宫崎骏本人所说,川岛千寻“能够成为年轻的女英雄不是因为她美丽的外表或非凡的智慧”。相反,川岛千寻很普通,不足为奇。然而,这恰恰是整部作品的重点,因此《钱与钱逊》对所有年轻女孩来说都是一个好故事

故事开始时,由于川岛千寻父母不计后果的决策权、躁动不安的好奇心和迷信以及对现代信用体系的滥用,川岛千寻家族陷入了神圣世界的命运之中。在那个幻想世界里,川岛千寻的行动和选择大多发生在一个叫做“石油屋”的地方。“石油屋”是一个供所有神享受的沐浴场所。神通过消费获得他们需要的服务。从这个意义上说,“石油屋”是这个神奇世界的商业之都。作为商业之都,“石油之家”也成了“和平之家”。它可以克服人类自然激情产生的各种冲突,驯化各种神的不同欲望,汇聚人类对消费和财富积累活动的所有欲望和态度。

进一步关注,我们还会发现“石油屋”非常特别。从外观上看,它色彩鲜艳,建筑复杂。外部结构和内部陈设都具有强烈的民族特色,充满日本风格。从内部管理的角度来看,它遵循现代商业组织的层级管理结构,治理权力层层传导,员工职位分工明确。但与此同时,它也具有独特的“集体性”特征,将日本人的人际关系特征与现代企业组织中鲜明的民族特征相融合。这使得“石油屋”充满矛盾。它不仅遵循商业资本的逻辑,致力于财富的增殖,而且在各个方面都具有一定的民族性和传统的“精神气质”。“石油屋”一直提醒我们,幻想世界,就像我们共同生活的现代世界一样,正面临着传统与现代、商业资本与文化精神之间的矛盾。

正是因为分享和熟悉一种我们称之为“现代性”的生活方式,具有适当敏感度的观众将会充分认识到宫崎骏试图捕捉的实际上是一个与人类整体命运相关的重大问题:在现代资本的狂暴下,那些曾经以“传统”的名义熟悉和体现的“美好生活”方式该何去何从?失去位置的现代人的命运是什么?面对这种困惑,宫崎骏提出了三种方法,并以描绘三个角色的方式呈现出来。

第一条出路是“成为唐·予言”。唐·予言是“石油屋”的主人。她热衷于赚钱。当然,赚钱的行为早已存在,因为贸易活动和商业活动早已存在。然而,唐予言的赚钱活动有一个特殊的性质:现代商业资本主义。唐·予言之所以成为现代商业资本家,使唐·予言的赚钱活动成为资本倍增,是因为唐·予言的目标只有利润。纯粹追逐利润、追求利润最大化使唐·予言成为资本的化身。资本的目标是唐·予言的人生目标。因此,唐予言通过合同购买和控制劳动力。对于所有不愿意工作的入侵者,唐·予言只有一个解决办法,那就是不愿意卖掉他们的劳动力:吃掉他们。她询问那些愿意签订合同并出售劳动力的人的姓名。名字是一个人在社会世界中存在的标志。它告诉人们他们来自哪里,属于哪里。剥夺一个人的名字实质上就是剥夺一个人的身份,使他变得无名无姓,变得无依无靠,从而作为一个在世界上工作并以报酬换取生存的“自由劳动力”依附于“石油之家”。

当然,成为唐予言也不是没有好处的。在宫崎骏的笔下,唐·予言的生活丰富、奢侈、便捷。然而,资本是获得便利的首要前提。然而,无论是在幻想世界还是熟悉的现代世界,拥有资本都是一个特殊的优势。这使得“成为唐予言”的道路实际上非常狭窄,不可能成为具有普遍意义的选择。不仅如此,即使对于那些因为首都而有幸成为“唐予言”的人来说,这种生活也很难被称为“美丽”。在宫崎骏的描绘下,我们发现唐·予言屈服于对利润的追求,每天都过着艰难而悲惨的生活。一点也不愉快。虽然她像哈灵顿说的那样,理性的灵魂被简化到只剩下利息计算的程度,但她可以从各种人际关系中尽可能多地利用利益,并找到从每一个交易机会中增加利润的方法。然而,这也恰恰意味着资本属性作为人格进入她的灵魂。唐·予言越是心计,对别人甚至对自己越是无情,越是屈从于“物质服务”带来的支配和约束。她越是算计,唐·予言的激情系统就变得越是无序和缺乏人情味,以至于她对自己孩子“方宝宝”的爱已经病了。可以看出,即使一个人有幸成为“唐·予言”,充其量也只能获得一些物质上的便利。但是这种物质上的便利所付出的代价是失去人类幸福的可能性。

但是对于那些在“石油屋”里没有资本因而不能成为唐·予言的人来说,他们的道路在哪里呢?答案似乎是:当然,它是像小玲一样的“石油屋”工人。然而,这个答案没有触及根本。宫崎骏对此的思考极其复杂和深刻。

宫崎骏本人在谈到他的创作意图时说,在一个以“石油屋”为标志的现代世界里,那些无名的、原子化的、最终失去联系和位置的人实际上“别无选择,只能像微弱的光一样消失”。或者像母鸡一样下蛋,直到它们最终被吃掉。”可以看出,“成为小玲”只是一个很肤浅的情况。问题的根源是一种除了成为“选择者”别无选择的情况。“成为小玲”的实质是“主体性”已经被缩小到不能再增加的程度。这种情况下的生活就像一道微弱的闪电,在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划过夜空。“选择”成为“别无选择”的人,这是“成为小玲”道路上最大的悖论。

韦伯曾经说过,在分析现代资本主义的起源时,物质财富曾经是一件斗篷,当现代资本主义完成其社会秩序的整体建构时,斗篷就变成了一个铁笼。繁荣的“石油屋”就是这样一个铁笼。它把唐·予言和小玲牢牢地固定在一个无法逃脱的秩序结构中。然而,这个笼子毕竟没有锁住一切。正如亚里士多德在《形而上学》开始时所说,人是一种寻求理解的动物。

当资本逻辑在“石油屋”中建立的秩序结构疏远了人性,当积累欲望和占有欲在人类激情系统中占据主导地位时,我们绝不能忘记,资本逻辑创造的这种新的人类激情系统无法回答“什么是美好生活”和“人们为什么要生活”这样的问题。因此,“油屋”中的生活,就像韦伯所说的现代性“铁笼”中的生活,的确是一种“专家精神失落,性爱好者心灵迷失”的生活,但这个身体幻想自己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文明水平。在这种生活中,人们不可避免地会失去他们的主观意义。然而,一种根植于人性并始终致力于寻求“主观意义”和对个人生活理解的精神事物,却逃离了这个“油屋”和“铁笼”。不幸的是,逃跑也意味着解散。“石油屋”当然是一个笼子,但它也是主体(现代个人和现代世界本身)所在的地方。然而,一旦这种精神上的东西逃离了“石油屋”,它也就脱离了主体的领域,从此只能像幽灵一样在世界上游荡。在寻找自己的主体的过程中,它越来越失去自己的样子。

在宫崎骏精湛的描绘下(这也是整部作品中最深刻的部分),这种精神上的东西被具体化为整部作品中最复杂和最困难的角色:“无面者”。如果“小玲”是“无脸人”的肉,那么“无脸人”就是“小玲”的精神。“无面者”不能说话,没有脸,也不能表达。它是最完整的无言的人。他徘徊在通过商业贸易和商品交易运作的“石油屋”世界之外。他不被允许进入,但他不能被完全赶走。他有时是透明的,有时是黑暗的,似乎没有一个坚实的身体,因此显示出一定的空虚,但仍然充满了属于生命精神的激情和渴望。事实上,“无面者”的隐喻是一种独特的精神气质:焦虑、寻求认同、充满怨恨、易怒和难以平静。这种精神气质普遍存在于现代人当中,是一种“当代灵魂”。

作为属于生命精神的激情和渴望的必然表现,“无面者”总是试图与自己的主体融合,以填补自己的空白。因此,他不断对“石油库”造成冲击和干扰,因此受到“石油库”的严密保护。直到川岛千寻在突然的“河神拜访”中好心地给他留了一个空隙,“无面者”才第一次能够进入“石油屋”。进入“石油屋”的“无脸人”出人意料地把“石油屋”翻了个底朝天。宫崎骏正是在对这起嘈杂事故的描述中表达了一些重要的观点。

进入“石油之家”后,虽然他们一直试图通过提供帮助与川岛千寻建立更密切的关系,但总的来说,“无名之辈”没有受到任何关注。这使得“无面者”不可能满足他与主题结合的个人愿望。因此,“无面者”感到尴尬和不知所措。然而,在“河神来访”事件中,“石油屋”的人们出人意料地表现出“集体”精神,联合发起了“集体救援”行动,成功化解了危机。这种“集体救援”活动反映了个人共同生活的温暖。观众也很容易被感动。然而,像一个真正的哲学家一样,“无面者”通过观察这种“集体拯救”看到了现代世界中“集体”的本质:只有追求利润的动机和对金钱的渴望才能带来这种表面的团结和表面的统一。因此,那些渴望被他人注意并真正与他人融合的“无面者”开始使用魔法来赚钱和模仿消费活动。

“无面者”试图通过消费活动找到自己的主体性。他成功地把“河神之旅”后安静的“石油屋”又变成了一个嘈杂的地方。这位“无面者”不断生产黄金,使自己成为商业之都“石油之家”的真正国王。然而,随着消费活动的升级,一个残酷的事实越来越清晰地摆在“无脸人”面前:金钱不能带来真爱、温暖和感动。当“无面者”试图通过消费活动重建主观意义达到顶峰时,他的愤怒和怨恨也达到顶峰。这种愤怒和怨恨表明,个人精神无法通过现代社会的消费活动找到它的主体。金钱可以买东西,但它不能让人快乐。“无面者”失败了。

只有川岛千寻能帮助“无面者”。这不仅是因为川岛千寻是“石油屋”里唯一一个不为钱而活的人(她的目标是救她的父母),也是因为她是唯一一个持有河神赐予的神奇药物的人。经过两次努力,川岛千寻平息了“无名之辈”的愤怒和怨恨。她第一次试图向“不露面的人”透露一些伦理真相,告诉他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但效果并不好。被性和虚无耗尽的“无面者”已经失去了感知“好”和“坏”的能力,更不用说从“好”和“坏”的伦理真理中寻找自我调节的规范力量了。所以,第二次,川岛千寻把和申给的药的一半给了“无面者”。在呕吐这样的隐喻性活动之后,这个无面者终于平静下来。

在一个伦理真理不再能起到救济作用的地方,只有河神带来的药才能得到治疗。成为“小玲”并在“石油屋”工作注定是一条绝望的路。在这条路上,人类的精神要么四处游荡,要么陷入愤怒、怨恨和各种形式的疯狂之中,找不到可以安定下来的主体。治疗在“石油屋”之外。宫崎骏本人否认了“石油屋”本身作为出路的可能性。

第三条出路是成为钱予言。钱予言是唐予言的双胞胎姐姐。她生活在一个叫做“沼泽底部”的农村世界。她的生活简单而自给自足。既不卑躬屈膝也不卑躬屈膝。从“石油库”到“沼泽底部”的火车总是单程的,有或没有回程。为了拯救“无脸人”和“白龙”,何谦踏上了开往“沼泽底”的火车。在那列火车上,我们看到了许多模糊不清的生物,比如“无脸人”。他们来自未知的来源,但有着相同的目的地:农村。原因是,当川岛千寻命令“不露面的人”留在农村时,他说,“那个地方会让你更糟。”

显然,在宫崎骏看来,“沼泽底”代表了一种“传统”的生活方式,属于村庄,属于作为村庄的传统。宫崎骏认为,这种生活方式是人类精神的真正沉淀。只有呆在那里,“无面者”才能不“变质”,人类精神才能保持其纯真和诚实,才能重新回到它的主位,重新与生活融为一体。“村庄”滋养“精神”,而“精神”捍卫“村庄”。

这个由宫崎骏通过动态图像而深刻表达的人

时时彩信誉平台 安徽快三 河北十一选五投注 快3娱乐 江苏快三

  • 上一篇:北上资金维持净流入,锂电概念股受主力追捧
  • 下一篇:低估值高股息的核心资产股票名单 竟有逆市下跌股

  • Copyright 2018-2019 xtraboy.com 漕港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