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慢综艺发展与困境并存

2019-10-29 14:47:45

资料来源:视听,第10期,2019年

2017年,一个新的变化名词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即慢变化。近两年来,慢变逐渐成为中国综艺节目市场的主流形式。然而,从近年来慢变的发展来看,其中一些不仅是在高声誉和低流量下观看的尴尬,也是声誉危机,陷入剽窃的泥沼,难以证明清白。这表明中国慢品种的崛起和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说的是“慢变化”,而不是“快变化”

(一)“慢变化”概念的定义

2017年,一档名为《慢变》(Slow Variety)的综艺节目突然出现,并进入人们的视线。与“快变”相对的“慢变”有勇气打破现有的节目制作理念,摒弃快节奏的叙事风格,取而代之的是寻求一种内心的平静与安宁,创造一种与人们内心相对应的舒适感和放松感。

学术界对“慢变化”没有明确的定义。与当前流行的综艺节目类型“快综艺节目”相比,“慢综艺节目”的概念在本文中定义为:不追求快节奏的情节设置和密集的笑点安排,不刻意制造矛盾和悬念,不刻意预设任务和环节,而是还原录制嘉宾最自然的样子,这是与“快综艺节目”相比的一种新的综艺节目模式。

(二)中国慢品种的崛起

慢综艺节目出现后的综艺市场不再仅仅是卫星电视综艺节目的世界。网络系综对观众的巨大分流,使得中国综艺节目市场面临重组的局面。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卫星电视综艺节目想要突破自己的节目框架,而慢综艺节目和文化综艺节目等综艺节目成为节目制作人寻找新突破和新节奏的土壤。人们认为这种综艺节目是综艺节目行业的“清流”。

除了受到综艺节目市场激烈竞争所产生的创新力的驱动外,人们对当前综艺节目市场中“快综艺”节目同质化和严重泛滥的审美疲劳也推动了“慢综艺”节目的兴起和发展。缓慢变化的诞生表明在正确的时间出生意味着什么。

二.慢综艺节目发展亮点

慢综艺节目已经发展了将近两年。从节目的制作和播出来看,它的发展速度一点也不慢。它也逐渐形成了独特的叙事风格,并看到了自己独特的综艺节目。

(a)创新材料多重融合的进料元件

虽然慢综艺节目“慢”,但它们以大节目框架和大内容而闻名。以过去一年中出现的观察项目为例,在项目主线的基础上,它们通常包括旅游和美食等多个分支。以《妻子的浪漫旅行》为例,节目的主线是夫妻关系的表象观察,而支线是旅行。

旅游支线的创新叙事空间。它不再是一个优美的室内舞台,也不再是一个精心布置的室外游戏舞台。该节目的叙事空间在外部和内部场景之间不断变化。妻子们在现场的旅行表现和丈夫们在室内的观察视角被剪掉,通过将主要情节与分支旅行相结合来增强叙事表现。旅游支线融合了民族元素。作为一个能够体现中国婚姻和夫妻关系的节目,该节目本身融入了文化核心,缩短了观众与节目的距离,也使节目更人性化、更有文化性。此外,在节目的第二季中,中国本土文化的展示也相当充分。节目播出后,网上出现了“中国还有这么美丽的地方”这样的评论,促进了中国地方旅游经济的发展。

(2)个性化的mc与多样化的客人碰撞

三季慢综艺节目《生活期待》(Life Behing)的成功播出凸显了慢综艺节目独特的品种特色,以独特的mc、多样化的嘉宾和动物为情感软元素。

固定mc具有鲜明的个性,熟悉的面孔和新的想法。他的工作是打破主持人何贵的固有形象,在“去主持”的主持模式下成为节目软性能的辅助“润滑剂”。虽然黄磊是认真的,但他有自己的“黄厨师”光环。软硬对比为节目的“真实性”增添了色彩,并以自然的真实性挖掘出新的人格魅力。

明星客人驾驶部分观赏,动物加入拟人化。《渴望生活》的三季共有40期,有100多位嘉宾。重点在于展示慢节奏生活中客人的真实面貌。客人和固定成员之间的互动不仅显示了明星的反向魅力,而且这种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化学反应。此外,节目中的动物非常受欢迎,尤其是在第三季,小H家族成为热点。人类和动物之间最纯粹的情感互动,加上后来的字幕和cg对动物内心活动影响的拟人化表达,使这个节目带来了自己的笑话。

(三)回归生活的真实本质,实现“清洁”突破

农村生活节奏缓慢凸显了人文情怀。就像以夫妻日常生活为主线的幸福三重奏(Trio for Happiness)一样,从早到晚遵循太阳和月亮的规律,三次忙着三餐。它展现热情好客,让两个人世界中的一切都可以慢下来,慢慢快乐地享受生活,寻找慢节奏乡村生活的点点滴滴和真实性,并在节目中加入对真实生活的向往之情。与此同时,纪录片风格的纪录片技术成为节目的亮点,将三对夫妇置于一个互不干涉的环境中,真实记录了两人在世界上的自然生活状况,展现了最“烟火”的幸福生活。

3.慢综艺节目发展的难点

近年来,尽管中国品种的市场表现和社会反应总体良好,但仍面临诸多压力。它不仅面临着对快速变化的强烈追求和短片的激烈挤压,而且缓慢变化本身的弊端也逐渐显露出来。

(一)品种缓慢成簇出现,同质化严重

认为每个人都会受到良好接待的想法是不可取的。经过近两年的发展,中国慢综艺节目已经进入集中制作时期,各卫星电视台相继制作和播出了几个慢综艺节目。数量的快速增长不可避免地会导致搭售和推售的局面,严重同质化。

同质化会降低质量。从收视率来看,除了湖南卫视的《欲望生活》和《中国餐馆》,其他慢综艺节目的收视率都很一般。东方卫视《青春酒店》的平均收视率仅为0.65%,浙江卫视《美丽屋》和北京卫视《生命相对论》的平均收视率仅为0.3%左右。就口碑而言,它也反映了这样一个现实,即慢品种表现出的耐力不足。在豆瓣看来,大多数慢速综艺节目只能停在过线的边缘。

(2)情节沉闷缓慢,流率低,热情低。

这个故事的节奏很慢,后期观众也很弱。统计数据显示,一些慢速综艺节目的收视率并不令人满意,也没有达到预期的高收视率。相反,第一次播出后,收视率下降,但没有上升,导致缺乏耐力。这些数据显示了观看慢速综艺节目的尴尬。节目播出得越晚,观看得越晚。观众已经进入了慢综艺节目的淡季。

与“快速变化”竞争的劣势是显而易见的。在慢综艺节目中,豆瓣三季《生活期待》的收视率分别为7.5、8.1和7.5,而快综艺节目《极限挑战》(Extreme Challenge)在前四季豆瓣的收视率超过7,得分分别为9.0、9.1、8.2和7.6。数据显示,慢品种和快品种之间的口碑也有差异。

(三)缺乏创新,程序生命周期短

缓慢的综艺节目风起云涌,但节奏逐渐沉重而缓慢。业内人士杨樊植直言不讳地表示:“国内已经习惯和借鉴的综艺节目,已经将他们的手伸向了最新成功案例——慢综艺节目的烫手山芋。比如过去的“慢变”热潮,可能是“英雄所见略同”往另一个方向跑。我们前辈的经验,无论多么好,都不是我们自己的。”①

中国慢综艺节目面临着创意枯竭和节目生命周期短的困境。例如,《亲爱的客栈》(Dear Inn)两季豆瓣只得了6.4分和6.1分,第三季的产量更远。观众普遍认为这个节目覆盖了“慢变”,正在做“快变”。

(四)节目粗糙,依靠明星拉收视率

程序设置不够谨慎。例如,浙江卫视的《美丽的房子》聚焦于明星户外建筑创意挑战真人秀,但节目的主题在实际播出中误入歧途。与房屋建筑相关的节目内容不全,与“设计”严重脱节,盲目突出明星地位,失去节目应有的构思。

尊贵的客人有高超的技巧。有许多种类的节目显示,大部分资金被用来邀请明星,最后只有少量资金被用来维持节目的后期和编辑。这导致了糟糕的广播结果,不仅损害了节目的收入,还造成了一些明星的个性与现实不符并误导观众的局面。

四、慢品种发展的启示

“慢综艺节目热”符合人们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慢综艺节目作为一种新的综艺节目模式,迫切需要具备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在模式创新、核心挖掘和生产系统方面寻求新的突破。

(一)多样化模式创新,寻求突破

在中国,“慢品种”是一种全新的品种模式。在以“快速品种”为主流的中国品种市场上,这是前所未有的新事物。其本质是对旧品种模式的突破。中国综艺节目市场目前处于弱势时期。同质综艺节目已经占据了整个市场。加上质量参差不齐,几乎没有什么综艺节目能称得上成功。在这样的现实形势下,迫切需要注入新的品种元素,开拓创新的品种模式和程序核心,打破旧品种市场的壁垒,实现新品种氛围。慢品种的出现表明它符合时代的需要,是对旧品种市场的一次打击,找到了新的突破,在一定程度上开辟了新的品种世界。

(二)寻找独特的文化核心,摆脱剽窃的争议

只有通过寻找这个国家独特的文化核心,这个项目才能成为自己国家的最高质量,而不是照搬其他国家的创意。文化核心是一个长期项目的基本要素。慢综艺节目诞生前,中国出现了一系列文化综艺节目,如《以文字为脸》、《读者》(Reader),两者都取得了口碑和收视率的双重收获。他们成功的秘诀是巧妙地将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融入到节目中,而没有争夺第一的紧张和娱乐。它是一个大国文化的沉淀和情感的升华。这就是慢品种在以后的发展中应该是什么样子。只有不断挖掘出可以利用的具有民族特色的元素,它才能在时间和空间上走得更远。

(三)打造精品,走系列生产之路

钛媒体(北京)曾指出,国内慢综艺节目没有一个成为“常青树”。如何更新和升级现有的程序,延长程序的生命周期是目前最需要考虑的问题。过去两年,慢综艺节目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但市场反应不如预期那样热烈。这证明一个成功的综艺节目不仅创新了综艺模式,而且真的像慢综艺节目的名字一样“慢下来”。我们将建立更详细的节目链接和规则,挖掘更深、更全面的文化核心,不断更新节目创意,提高内容质量,走精品系列制作之路。

五.结论

中国缓慢的综艺节目正经历自我推销的关键时期。为了帮助他们更好更快地发展,有必要维持一个自由的项目框架,稳定创新项目的文化核心,并在适当的时候给他们添加“调味品”。只有这样,慢速综艺节目才能变得更美味可口。最后,慢变和快变是竞争和互补的关系。激烈的竞争过后,缓慢的变化将会回到与其调性相似的状态,即不冷不热和缓慢。

注意:

(1)许朱喆“慢品种”集群,拐点何在?[。北京日报,2017-08-28(011)。

参考:

1.阴军,刘瑶。【慢变】:电视综艺节目模式创新[j】。新闻与写作,2017(11):50-53。

2.张川。对电视“慢变”真人秀节目[的思考与分析。传播研究,2018(35):45。

3.王欢。中国电视综艺节目[的发展与挑战。中国广播电视杂志,2019(07):128-130。

(作者: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

甘肃快三

  • 上一篇:胡润女富豪榜发布:房地产上榜人数达15位,占比达三成
  • 下一篇:明日股市五大猜想:金融供给侧改革提速,活跃资金高低切

  • Copyright 2018-2019 xtraboy.com 漕港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